中诗网

马文秀

马文秀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有作品发表在《诗刊》《中国作家》《民族文学》《上海文学》《青海湖》《诗潮》等国内外报刊杂志,著有诗集《雪域回声》、 长诗《老街口》入选中国作协2019年度少数民族文学重点扶持项目,作品被译成多个国家(民族)语种。

  • 让诗的灵光照进彼此

    让诗的灵光照进彼此

    马文秀笔下往往呈现出诗人的洞察与顿悟,透过物象的表层,会发现与看见万物有灵,万物皆灵。通过通感、想象和比喻,在不同的事物之间建立广泛普遍的联系,用诗歌的冥想启发现实人生的智慧,让诗的灵光照进彼此。...

  • 专家研讨马文秀诗集《老街口》:西部长诗写作的重要成果

    专家研讨马文秀诗集《老街口》:西部长诗写作的重要成果

    11月27日,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主办的马文秀诗集《老街口》研讨会在京举行。...

  • 塔加村,心灵的最后一片净土——评马文秀长诗《老街口》

    塔加村,心灵的最后一片净土——评马文秀长诗《老街口》

    青海回族女诗人马文秀则克服了种种困难,以诗人的身份,深入塔加村这一座百年藏庄,像一个探险家一样,探访这个村庄的历史变迁和发展变化,以锐利的目光,发现历史赋予这个传统村落不一样的深厚文化内涵,将一部长诗《老街口》献给青海这片高天厚土,的确令人敬佩。...

  • 照向诗界的灵光

    照向诗界的灵光

    《老街口》是一面镜子,映射出她的坚韧与血性,灵性与敦厚。她的审美在历史与现实叠加下,爆发出超越时空的文学创作审美力,是的,长诗《老街口》,让一个真实的藏庄在新时代复活。...

  • 走向内心与寻找灵魂之美 ——马文秀诗歌读札

    走向内心与寻找灵魂之美 ——马文秀诗歌读札

    通读马文秀的这些诗篇,扑面而来的文字词花如同一颗颗星星,在字里行间绽放光芒,而且充满着诗人的性情和体温。无论是诗的精练、意蕴还是情感、节奏,既没有苍白浮躁之感,也没有故作高深,晦涩难懂,而是自然清新、活力充盈且不乏生趣。整体观之。可谓:灵巧诗思与清澈诗意谐振,情感投射与温暖笔触并生,生命意识与审美特质兼备。...

  • “目光中的语言”:灵魂的西域与乡愁

    “目光中的语言”:灵魂的西域与乡愁

    马文秀的长诗《老街口》呈现出以下几个特征:第一,以迁徙为写作思路,以“马”和“鹰”作为核心意象,书写吐蕃后裔的历史使命。第二,书写藏族原始地理,经由此地理,带出白云深处的藏庄风土;第三,诗人实地走进塔加村,以羁旅者的视角,观察青海村落塔加村的民族风情与现代乡愁。...

  • 还新疆棉一个清白

    还新疆棉一个清白

  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马文秀新作快递。...

  • 阑馨朗诵马文秀的诗《探秘百年藏庄》

    阑馨朗诵马文秀的诗《探秘百年藏庄》

    新诗快递...

  • 《现代长诗创作的新收获》

    《现代长诗创作的新收获》

    乔延凤 (1944~)笔名黎阳。江苏句容人。1967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。专业作家。 学会理事。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副主席。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文学创作一级。著有诗集《蝴蝶伞》、《白蝴蝶》等。《秧果》获全国散文大赛奖,《碎裂及其他》获《江南》杂志奔马奖诗歌赛佳作奖。...

  • 《马文秀诗歌评析》

    《马文秀诗歌评析》

    乔延凤 (1944~)笔名黎阳。江苏句容人。1967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。专业作家。 学会理事。安徽省散文家协会副主席。1978年开始发表作品。1993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文学创作一级。著有诗集《蝴蝶伞》、《白蝴蝶》等。《秧果》获全国散文大赛奖,《碎裂及其他》获《江南》杂志奔马奖诗歌赛佳作奖。...

  • 《从生命行走中耕织诗的韵味》

    《从生命行走中耕织诗的韵味》

    ​​​​​​​如果说一首诗就是一扇门的话,我相信它们被打开或被关上,一定是诗人在某个时空里完成。这之间的诗性魅力巨大,并是那样的灿烂,同时,彰显诗歌中诗人魅力所在。马文秀把生命的行走,耕种在她诗歌的土地上,绽放出诗性的春天和流韵,进而耕织了她自己的诗歌本色,把诗韵呈现在诗的精神世界和形态里。...

  • 梵高:艺术是善妒的情人《组诗》

    梵高:艺术是善妒的情人《组诗》

    马文秀新作快递。...

  • 布日古德:《芳香,来自于麦地场上的乡愁》

    布日古德:《芳香,来自于麦地场上的乡愁》

    签约作家马文秀诗歌评论。
    ...

  • 梵高:艺术是善妒的情人《组诗》

    梵高:艺术是善妒的情人《组诗》

    诗人马文秀诗歌作品一组。...

  • 夏胜平:《不能用年代划分的诗人》

    夏胜平:《不能用年代划分的诗人》

    细读这种语句,马文秀作为90后的新生代诗人,她没有用抽像的概念,意象的隐喻,把现实主义的新诗走向,回归于传统的美学中,简明的语言,厚重的民族情感,不是溢于言表,而是时代的对接,心灵憾动的神力相撞。诗的结尾,诗人笔锋一转,摆脱了一种白描的写法,将她对这个民族的情怀升华到一种思想境界的高度,这种结尾正是现代诗在现实中一种完美意象中的弥合。...

Baidu
map